阅读历史
换源:

172:天罚之剑

作品:我是灵馆馆长|作者:槐馆长|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7-16 02:01:27|下载:我是灵馆馆长TXT下载
  比起初来这昆仑城时,隗林现在的样子已经因为几次蛮横的学习知识的行为,在大家的心中有了一种蛮横、锋利感。

  看上去沉默,话不多,但是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拦就要面对那诡异锋利的剑光。

  在这昆仑城中那些的心中,那剑术是诡异的。

  道门体系之中,大多数的法术都是以引、借、御、传等方式施展,自身法力只是施这些法术的源泉,就如基础的自然数,而施展的法术威力,则是通过法诀,以加法或者乘法的方式在天地之间形成巨大的法术。

  当然,其他流派也差不多,但道门所加或者乘的数值总是更大一些。

  对于不同的体系来说,那种玄奇,往往很难理解,所以就会给人一种诡异惊悚感。

  隗林手中转动的剑上的剑光像是在扭动,像是一条想要挣脱隗林手掌握的金银两色的龙。

  这条狰狞的怪物,隐隐之间发出剑鸣。

  细听之下,又听不到,但是那剑鸣却又似缠绕在心间。

  一时之间,这里静默无比,针落可闻。

  有人看着隗林眼露惊惧,有人则满是愤怒、怨毒之色。

  那个魔鬼男爵死后的阴影液体从屋顶往地面上流淌。

  之前有魔鬼进入隗林所在的客栈被斩了之后,一个戴着小红帽的小女孩和一个蛙人种族,立即去收集魔鬼死后留下的阴影污血,现在这个魔鬼男爵死了,却没有人敢再上前去。

  即使是那个小红帽眼中满是蠢蠢欲动,却仍然是留在原地,她的目光看向那蛙人,眼神则是在说:“你去啊!”

  蛙人隐于虚空,但是却只在原地打了个转,始终不敢上前。

  隗林站在窗户后面,注视着这一切,自从他在这条街上强行的让人传授了自己需要的语言知识之后,他回到客栈之中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之前踏入那王城之中时,如同穿透时光,感受到的天罚之威,这让他整个人都似有了一种质变与升华。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回味着天一幕的景象,而每一次的回味,似让他有一种再一次身临其境的感觉。

  他这些天心中不由的想,这就像是一不可方述的传承。

  由原本的昆仑王保留下来的,而真正能够接受得了这个传承的只有正宗的道门元神法修士。

  元神法本就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法门,而道门的法术传承中,那些强大的法术,大多也是不立文字的。

  只一段景,一簇山水,悟了便是悟了,以天地为师。

  那一段天罚一直在他有脑海和心间反复,这是被人留下来的,唯有其意,不复其威,但就是这一股天道意志,在他的元神之中来回的冲击,让他整个人都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以至于今天斩出的这一剑与以往常又多了几分奇妙的韵味。

  那直斩性灵的一剑,抹杀了整个生命意志。

  所以就这么一剑,镇慑了这些人。

  这个时候,那一团红光慢慢的缓小,直至大家看到里面有一盏灯,宫灯后面还有一根布满了点占碎碎散光的黑链。

  那盏灯如小柱,呈八角,上面似乎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符纹,而这种符纹揉合在一起,又形了一种画雕,那画雕在火里形成幻像,似鱼、虫在浪里。

  这是一盏宫灯,他们并不是没有见过,但是见过的少,给他们一种新奇感,而且这灯上的火光,以及之前这盏灯笼的展现的玄妙,都可以看出,它是一件了不得的超凡物品,甚至可能是神器。

  在场的人之中,有一位穿着满身花花绿绿的衣服的老头,他的鼻梁很高,眼窝深陷,眉毛稀的几乎看不见。

  他是一位炼金术士,周身的虚空都在扭曲,那虚空像是随着他的心意要扭曲成活物,这是一位传奇级别的炼金术士。

  在这里,非传奇,只能够寻找别的传奇来庇护。

  炼金术士很想要那一个灯笼,他猜测这灯笼来自于大通界,但是他不知道具体的经过。

  可能会是召唤,也可能会是垂钓,也有可能是引诱。

  而这件‘神器’究竟是怎么回事,在场的人都不知道,但是却都想要。

  然而,隗林一剑杀了魔鬼男爵之后,将他们给震慑了,不知道隗林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有人总是按捺不住,或者说那本不应该称作人,因为在诸天万界之中,人类只是智慧种族里的一种,很多带有某某人种的称谓都是人类自己命名的。

  那甚至可以不称做人。

  在来到这昆仑城之后,隗林可谓是大开眼界,之前在那一间挂着相片的神秘屋子里,他看到了许多相片上的影像,各种可样的都有,甚至有根本看不出一点人形,但是双眼之中却有着智慧之光。

  智慧生命形态,各种各样。

  这第一个按捺不住的或许可以称之为树人,本来只是一株小树苗,在屋檐的一角生长出来,看上去像是一只长着青苔和叶子的章鱼。

  但是隗林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它身上的烦燥。

  这烦躁是由愤怒、贪婪和忌惮而引发的,于是,他看到这一株像是章鱼一样的绿色小树苗在烦燥之下快速的生长。

  只一会儿,便长成一个成年壮汉大小的树人。

  它一半似人一半似树,有着一对人一样的手臂,但是那一对手臂却有着厚厚的树皮,而脚则是无数根须组成。

  当它成长之时,那些根须居然快速的扎入了那些瓦与墙面之中,但是却并没有因此而将墙面给撑破,而是分成一缕缕细细碎碎的根渗入墙壁里,速度极快。

  只一转眼,那墙壁上就像是多了一根根褐色的血管,看上去野蛮而恐怖。

  它的躯干是有一双巨大木瘤子一样的眼睛,看上去木然,当被它凝视之时,却又有一种身体开始树化,身体干枯,皮肤坚硬的感觉。

  当这一株树人快速的长大之时,在他旁边的人纷纷退避。

  “战争古树。”有人低呼一声。

  隗林并不知道什么战争古树,只感受到这一个树人身上那一种古老恐怖的气息,仿佛它的身上,有着来自于整片茫茫大森林的愤怒。

  “是奥米加!”终于有人认出了这个战争古树的身份。

  “奥米加.古来恩!”有人喊出了他的全名。

  “古来恩精灵的长老居然会在这里。”隗林听到有人在惊讶的低喃着。

  “听说,奥米加的爱人被深渊魔鬼引诱而堕落了,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寻找一件可以在深渊的深处的迷雾里依然可以照亮的东西,这盏灯,他一定势在必得。”

  这个说话的人居然那个萨鲁曼,虽然他说的声音并不大,看似在给旁边的人做解释,但明显是说给隗林听的。

  那个战争古树奥米加转过头来,看向萨鲁曼,以一种低深怪异的腔调说道:“我知道你,叛逃的白袍巫师萨鲁曼。”他的说的高等精灵语。

  而且还是更古老的腔调。

  “叛逃这两个字在这里可不合适,而且,你不知道,就在三十年前,精灵族已经发下了任务,只要有人能够提供你的行踪,就能够得到一枚橡树种子等同价植的物品做为回报。”萨鲁曼有些阴阴的说道。

  他叛逃出迈雅神族,一直以来都是他心中难言伤痕,最不喜欢别人提这个。

  平常人见一颗古树,一定会赞叹其在岁月之中沉寂下来的古老与沧桑,但是当这一颗古树有了智慧之后,就会让人觉得可怕。

  更何况,不同的界域孕育出来的文明,那是绝然不同的。

  非我族人,其心必异。

  隗林一脚踏入这个各种奇异智慧种族存在昆仑城,他在外人看来,行事杀伐。

  在这里,一些人知道他是道门剑仙,只是刚才那个被偷袭死了的魔鬼男爵居然不知道,但是知道的人却不认为他是出自于那个大通界。

  那个大通界里的道门确实曾经兴盛一时,把持着出入大通界的通道,但在他们各家的典籍之中,进出大通界界域的通都被已经随着当年的昆仑王陨落而被打散了。

  大通界里的道门,并不是发源地,而是其中一个兴盛地。

  而且,那种兴盛是直冲云宵的,直接想要侵夺那至高无上的权柄。

  也是这一场事件,让大通界彻底在诸天界域之中闻名,但是却又很快的就没落下去,因为那个昆仑王陨落了。

  而这一座昆仑城在一开始的一些年里,有着许许多多的人来来去去,都是为了寻找昆仑王的留下的传承,毕竟能够让人达到可以窥视至高的修行法门,即使是诸天界域里面的那些大族大门派,也是视如珍宝的。

  但是没有听说过有谁得到,倒是留下一串血腥杀戮记载,在昆仑王陨落之后,昆仑城之中还有许多从大通界里来过来的支援他的人,因为界门破断,他们都留在这下了,与当时奉命而来诛灭昆仑城的各族人,进行着殊死的战斗。

  据说,当时围在这城外看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

  那一块战斗,天罚之威下,一切都是那么的璀璨,也短暂,很多人都看不出来什么。

  在各家的典籍之中有记载那一瞬间。

  “至高之权威,诸天之内,谁抵抗?”

  “敢于窃取至高权柄者,已经有了一丝至高能力。”

  “那一道璀璨的光芒虽短暂,但足以令诸天之内,各派各族永恒铭记!”

  “道门,是一个神秘、强大、顽强的流派,他那追求至高无上的大道理念,让他们一代代的人前赴后继的死在天罚之下,但这一流派从未断绝过,当你以为他在天罚之中消亡之后,你总会在突然之间,于某一个角落里看到他们依然存在。”

  当然,这些都是那些有传承久远的派流,和智慧种族里才会有的记录,并且并在他们的族群里也不是谁都能够看的资料,而流传出来后,关于道门修士的传说就是各式各样。

  精灵族的长老战争古树奥米加.古来恩显然是知道道门的,但是那盏灯对于他的吸引力太大了。

  所以他心中忌惮与那种渴求交织在起,形成了他自己已经无法压制的躁动。

  在精灵族内,战争古树本就是暴躁的代名词,虽然漫长的岁月让他这种暴躁的性格慢慢被包裹住了,但是当真正被撩拨之后,他内心深处的躁动就如火山一样的爆发出来。

  “我需要这盏灯,谁想阻我,谁敢阻我。”战争古树的高等精灵语没有半分的优雅,只有无边的暴躁,和腾腾杀气。

  他的说话的时候,一双木然如木瘤的眼睛看向隗林所在的那客栈窗户。

  虽然他看似对着所有人说,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对着隗林说的。

  而隗林的身份在这里是最特别的,这里是曾经的道门王城,而隗林是道门后辈弟子,突然到这里来,大家都觉得他的身上一定是带着目的和秘密来的。

  而且就在前不久,他进入了那王宫之中,并且安然的出来,虽然看上去身体上有些衰老,似乎有了一丝不和谐,其中生机流逝了很多,但是却又觉得隗林的精神方面,有了某种突破,进入了某种玄妙的状态。

  虽然明面上,隗林身上的那份厚重感薄了许多,但是却又似杂质给去除了,身上的光更盛了一些。

  光那是一种感觉,而非肉眼可见,只存在于感知里,玄妙无比,他人站在那里,周围没有光线,却让人觉得鲜亮无比。

  战争古树奥米加.古来恩没有动,但是他周围的屋顶都开始长起各种树藤,然后一条粗大的根须突然屋瓦之下钻出,朝着那盏悬于虚空的灯笼卷去。

  几乎在同时,客栈的窗口有一道光线一闪而逝。

  然后大家便看到那闻名久矣的精灵族长老战争古树的身体中涌起光华。

  冲宵而起那种的那种灵光如浪一样的散开。

  众人震惊不己。

  因为他们看到精灵长老的身体被一道光芒剖开。

  那是隗林的剑光。

  如果说之前魔鬼男爵的死,大家还觉得隗林更多是偷袭的成份时,此时这一剑,则是堂堂正正,但是却更让人有一种无从躲避的感觉,一个个心头冒起了冷汗,惊怖不己。